“十四五”期间 从产业到商业服务业的几点建议

今年是“十四五”规划的开局之年,根据规划要求,抓好“两区”“三平台”建设,全面推动国家服务业扩大开放综合示范区建设,进一步推动科技、互联网信息、数字经济和数字贸易...


今年是“十四五”规划的开局之年,根据规划要求,抓好“两区”“三平台”建设,全面推动国家服务业扩大开放综合示范区建设,进一步推动科技、互联网信息、数字经济和数字贸易、金融、文化旅游、教育、健康医疗、专业服务等领域扩大开放。

而就在去年9月,中国(北京)自贸试验区国际商务服务片区正式挂牌,朝阳区以四大功能区为承载,北京CBD中心区和金盏国际合作服务区2个重点功能区则成为其建设发展的主阵地,形成“两区建设”政策叠加,创新完善各重点领域开放合作的体制机制。

首先在商务领域发展方面,“两区”建设对北京而言是一个重要机遇,从北京的城市特点来看,拥有两个较为优势的资源领域,其中包括科技创新以及文化创意产业领域。

其中,在科技创新领域,北京拥有大量科研院所,这些资源促使北京在互联网产业等科技领域居于全国领先地位;而在文创产业领域,北京同样具备可与科技比肩的资源优势,从文化创意元素与产业相结合的发展角度看,北京具备得天独厚的市场拓展前景。

当下,前述产业竞争已逐步走向完全竞争市场,竞争逻辑也从简单的价格战走向更高产业附加值的角逐。但目前市场潜力仍未被充分挖掘。建议引入更多国际资源参与进来,尤其在“双循环”的发展格局下,借势“两区”建设引入国际先进理念、模式和技术,拓展产业机遇;同时,北京自贸片区建设也有助于帮助北京当地资源、产品走出去,进一步拓展市场机会。

其次,我们曾聚焦北京“总部经济”的发展,其中包括国际企业总部进驻以及国内企业总部在北京市场的占比等。实际上,北京本土有许多独角兽企业崛起的机会。例如,小米、京东及美团等均由北京起步。可借助“两区”建设机遇,培育更多独角兽企业。通过政策创新,在头部企业外,聚焦初创型中小微企业,为其提供更多基础支持,创造更多有利条件和发展空间。

再次,北京发展商业服务业,需更加注重京津冀整体区域资源的整合。虽然在北京发展高精尖产业的过程中一直强调京津冀协同,但资源整体配置仍以北京为龙头,借助其他两地资源优势形成合力的可操作空间仍大。

而从全市商业服务业发展层面来看,北京在作为国际消费中心城市建设的过程中,应当具备全国最亮丽的商业街区,但其商圈提升和步行街建设仍需进一步发展。以王府井(600859,股吧)大街为例,可发挥其在“两区”建设中的更大价值。目前,在王府井百货大楼已有免税牌照的情况下,可考虑进一步释放免税、退税等政策活力,引进更多优质品牌旗舰店入驻,提升街区品质环境。

当前,街区建设仍需系统统筹。例如,前门大栅栏周边几个街区,虽有建设但缺乏整体合力。东、西两部分街区的管理和统筹仍需进一步整合、提升和拓展。作为清末民初最为繁荣的街区,其商业文化的底蕴非常深厚,也聚集了最多的“老字号”,若能统筹区域一体化,将有助于进一步释放区域商业文化活力。

此外,通州地区作为城市副中心,其发展速度也非常迅猛,有大量商业项目入驻,但整体上仍应与城市核心区统筹协调,进一步盘活其区域商业互动以及品质活力,而非简单的商业区位迁移。城市副中心更应有后发优势,而这也需要“十四五”期间有所突破。

最后,对于社区商业服务业发展方面,应更好协调新业态、新模式,让社区商圈变成消费圈,从而促进整个城市消费潜力的释放。近年来,随着“云消费”时代到来,社区内部零距离、云服务等体系构建有了一定发展,社区商业整体发展有了一定保障基础,但服务品质仍有可提升空间。例如,可引入更多先进业态、功能更加齐全的店铺、企业和品牌去承载和创新服务项目和方式。

一个社区的商业中心是社区生活的第三空间,能够提供的不仅是消费场所,还是人际交往、休闲文化和娱乐中心,但其规划与拓展仍有提升余地。例如,可通过品牌进驻等方式,帮助社区引入新型商业模式;可通过与科技的融合打造新型社区生活场景。但所谓“无人化社区商业服务”并不是千篇一律地炒作“无人化”概念,还应考虑与实体商业场景更好地统筹,打造更加交融的商业生态,进而优化社区服务的能力和品质。

中国商业联合会专家委员会委员赖阳

相关文章